鳴沙山上的日落與日出


敦煌美的像一個夢。而我終於要進到這個夢𥚃了。

隨著出發的時間愈來愈接近,我卻倍感焦慮,氣象資料顯示,敦煌日間溫度高達攝氏五十多度。這樣能去嗎?張騫、玄奘真的都是神人啊!

然後就在出發的前一天,敦煌下了一場大雨,氣溫驟降到三十度。

「太棒了!天助我也!」原來一雨成秋是這樣的。

敦煌的美數之不盡,除了莫高窟,甚至還看了幾個平時不開放的洞窟,那數日裡總感到心頭鼓漲著些什麼,有點情緒,不想説話,最好別人也不要來煩我。

那天天都快黑了,大家正準備去吃晚飯,卻看到名作家余秋雨,和他美麗的演員妻子,手牽手往外走,「去鳴沙山看曰落!」

我們住在一個仿古代驛站式的酒店,離鳴沙山不遠,直直一條路就到了。

他們兩人的背影是如此動人,吃不吃晚飯沒這麼重要吧,「我們也去。」拉著室友就跟過去了。

當天的日落,必須坐在朝著月牙泉的那一面鳴沙山,遠遠瞧見余秋雨夫妻安靜的坐在沙丘上的一個角落,那真的是個美好又令人難忘的畫面。

多年之後,偶然在微信上,看見有人細數余秋雨和前妻的種種往事,那麼鳴沙山上那位髪長及腰,纖細美麗的女子,就是他不再回頭的原因了。

愛情到底是什麼呢?作家和前妻的愛戀必然也曾經是熱切的,愛情是從什麼時候起,開始慢慢變冷終至熄滅?你會知道嗎?你有感覺嗎?

鳴沙山的曰落已經如此令人有感,沒有料到次曰鳴沙山上的曰出,幾乎讓人落淚!

導演朋友千萬交待,凌晨四點一定要起床,四點半出發,不去肯定後悔。我起來了,梳洗一下便出門,氣溫可能十度都不到。

驛站大門口一整排的駱駝,每人選一匹,都有駝夫牽著走。我們從旁邊先繞過一個小村莊,村民正燒火準備煮飯吧,炊煙裊裊,聽見駝鈴叮叮噹噹,都跑出來看。

出村莊就來到鳴沙山腳了,一片荒漠,寂靜壯濶,天上還掛著幾顆殘星,沙丘半山上好像有人搭了兩座四角帳篷,「待會在帳篷裡吃早餐!」真的嗎?也太浪漫了!

跳下駱駝,就往沙丘上奔,風挺大,沙山很難攀爬,走一步退半步,一腳下去就陷在沙裡,要拔起來也很費勁。老遠就聞到咖啡香味,讓人更有鬥志,努力向上爬吧!

飯店工作人員半夜就來紥營了,還要搬送食材、爐火、桌椅、杯盤什麼的,因為風大,氣溫也低,一定得搭篷,不然煮不成咖啡,也沒有煎蛋和烤麵包。

為了給大家一個浪漫的鳴沙山早餐,勞師動眾,當然少不了銀子,才能完美搞定,這就是張毅。

誰能在鳴沙山上吃早餐呢?端著熱咖啡,坐在沙丘陵線上,看溫暖明亮的太陽緩緩升起,這真的是永生難忘的體驗。

楊惠姍從一個美女,成為一名演員,再蛻變為優秀的雕塑家。她悟性極高,在張毅的帶領下,終於走上藝術家之路,特別是佛像雕塑的卓越表現,才能應邀在敦煌研究院展出,「千手千眼觀音」並獲典藏,這是極高的殊榮。

張毅、楊惠姍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

鳴沙山上的日落與日出,美的像夢一樣。

PhotoI 阿花小熊

#美好的一切 #旅行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20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