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男孩的故事


他今年26歲,在潛水中心當教練。或許是個子不高的關係,他特別喜歡裝個成熟男人樣,開口說話前會把喉嚨壓低,營造刻意的磁性。

他是莫三比克人,說葡萄牙文,英文也不錯,已經當了七年的潛水教練。偶爾他會開些不恰當的玩笑,例如:「你長得跟成龍很像。」或是:「你們中國人看到什麼就想拿來吃,不是吃狗吃貓的嗎?」或是:「男人天生就比女人會游泳,因為我們沒有胸部跟屁股。」我知道他只是個非洲孩子,在白人開的潛水中心生存,除了強悍,還要偷幾招白人說笑的自信,可惜他有點畫虎不成。

他還沒了解到,當自己有多重要,以為只要皺皺眉頭尋思就可以當成熟男人,和觀光客成功調笑就可以當事業有成的白人。而我知道,這一切都只因為他還沒有足夠自信。

在水底,他其實非常專業,可惜浮上海面,多少要鬧點笑話,我心裡暗自為他可惜。

課程結業那天,我開玩笑跟他說,掏出六塊肌來給我拍拍照留念吧,他乖順照作了,笑的跟孩子一樣。

那天晚上,我們一如往常約在辛巴威太太開的小餐館吃雞肉燉飯(每天都是雞肉燉飯,因為最便宜)。我問他,來當潛水教練以前在幹嘛,他又高深莫測的說:「我通常不會跟學生講這些。」

我用手肘推推他說:「拜託,跟我不必見外吧,你都看過我下水跟爬上船的蠢樣了!」

他想了想,喝了口啤酒,跟我說他的故事。

打從十二歲開始,他就非法捕鯊,把鯊魚鰭割下來賣給一個中盤商,魚肉則拿到村莊去賣。這勾當在莫三比克當然是非法的,但在非洲這樣的地方,非法的事情自然很容易找到出路。他不只非法捕鯊,還捕海龜,同樣再把龜殼賣掉。

他的爸爸是律師,幫他辦了兩張年齡不同的身分證,以防出事時,可以拿年紀小的那張蒙混過去。

他靠著捕鯊、捕龜,鋌而走險卻謀取暴利的生活過了好幾年,直到父親過世沒多久,有天他帶了整箱鯊魚鰭搭公車,準備拿去給中盤商,不料公車遭到卡車追撞出了車禍,引來警察盤問。後車廂一開,魚腥味傳出來,警察問這鯊魚鰭是誰的,他低頭不語,司機一下就指出了他。

他被帶到警局,警察說你知道光這幾塊鯊魚鰭就足以讓你坐上二十年的牢,你打算怎麼做,當個男人吧。

這次沒有爸爸來救他,而他也知道,在莫三比克,當警察跟你說:「當個男人吧。」的時候,就是要你拿錢出來消災。

於是他交了十五萬讓自己脫罪,然後眼睜睜看警察把鯊魚鰭全部燒光。

他不死心,繼續非法捕龜,又一次被逮到,這次捕的龜足以讓他終身監禁,他打電話跟哥哥求救,哥哥這回不肯幫忙,於是他想盡辦法再度籌到錢脫困。

那一次以後,他回家,開始讀起書,想想未來人生到底要怎麼做。

出於對潛水的好奇,他開始接觸,從小就在海上討生活的他,也幹的很好,幾乎是潛水中心裡最資深且傑出的黑人教練。

「當教練錢不多,但至少一切合法。」他說,黑人教練賺不了什麼錢,以我一萬三千元的四天課程費用來說,他只能拿15%,兩千多塊,卻要陪我訓練好幾個小時。

「還過得去。」依舊是那故作成熟男人的口氣。

我其實無法想像,笑起來其實很稚氣的他,怎麼會狠下心腸去獵捕鯊魚跟海龜,看著鮮血鋪滿整個海面,好笑的是,他現在天天帶遊客去看海龜跟鯨鯊,心裡不會很癢嗎?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在面試時也把這些事跟他們全部坦白。」以前,他靠大海謀取暴利,現在,他學會和大海和解了。

當非洲小孩,或男人,或許比我想像的還要難。

這是一個關於26歲男孩金盆洗手的故事,其實我很感動他願意跟我說這些,那一晚我們一夥人去 Dino 跳舞,他終於流露出一點26男孩該有的樣子,而平常老在旁邊模仿他,卻更不得體的李歐,竟然出乎我意料的貼心和紳士,讓我對他刮目相看。

這些莫三比克水男孩,還真叫人摸不著頭緒。

Photo I 李郁淳

#旅行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20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