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艾希頓庫奇也瘋狂的實境節目

September 5, 2016

二○一四年,三名分別為十七、十九、二十歲的挪威年輕人,在Future in our hands組織及電視台的號召下,前往柬埔寨的成衣工廠。用一個月的時間,體驗當地成衣工廠工人每天的生活。十七歲的Anniken是挪威知名時尚部落客、十九歲的Frida,則是因為看到該組織的海報,便拍了影片毛遂自薦參加、二十歲的Ludvig,是因為自認對人權議題有興趣,但Frida和Ludvig兩人,本身都是服裝重度消費者。

 

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在柬埔寨即將受到的衝擊,拍攝時也沒有想到,這部實境節目「血汗工廠」(Sweatshop – Deadly Fashion)在隔年,會得到挪威金像獎。片中主角們於一五年十月再次返回柬埔寨,拍攝第二部曲,預定一六年在歐洲播出。

 

                          挪威實境節目「血汗工廠」主角 Frida Ottesen,在一場演說中,描述她在柬埔寨成衣廠的所見所聞。

 

親耳聽著Frida轉述她的所聞所見,感受到她身上帶著許多在柬埔寨當地認識的紡織工人們賦予的託付。她說在柬埔寨時,有機會與工人對話,人人身上幾乎都背負著一個與紡織廠相關的悲慘故事,這難道不是當代某種樣貌的寫照?這一切經歷,讓身在挪威的她,得到一個結論,「We are rich, because they are poor」(我們是靠著別人沒有得到應得的那一份,才變得富有)。她在回到挪威後,開始積極推廣,該給予工人的,不只是當地政府所制定的最低工資,而是應付予包括健康保險、教育在內的生活工資。

 

最低工資與生活工資之別是個大哉問。

 

不過,為什麼這是一個令人想迴避的大哉問呢?其中的問題包括,事實上目前只有最低工資是由政府制定的,生活工資並不是。顧名思義,所謂的生活工資,指的是,工人不僅僅是不挨餓,還應該要能「過上生活」,例如,讓孩子受教育、有安全的交通工具、健康保險等等。

 

但問題就來了,所謂的「過上生活」是什麼?那是一個難以科學化、量化的標準,要考量的點包括企業層級、付款機制、生產量評估。並且由於所謂的生活工資並非是由政府所制定的標準,因此被認為是一個僅供參考的制度。對需要確實掌控好人力成本的公司來說,若是有能力也有崇高的理想支付更高的工資,是件「美好的事」,但不會是優先的事。

 

當生活在舒適安逸一端的我們,為遠在他端的紡織工人疾呼著他們所應受到的公平對待時,總容易顯得矯情、或遭批評不切實際。但負責任的時尚,因著對同在服裝陣線上的工人,應照料到的點滴與同情,其發出的力量,卻不容小覷。相關報導可參見<紡織月刊238期>。Photo I AnnieONE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