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理師消失了

October 5, 2016

和R認識也二十多年了吧!最早我們曾經短暫是同事,他坐我隔壁,我們就一直是好朋友,後來他更是我最好的酒友之一。

 

當時在辦公室,有時他剛好不在位子上,桌上電話響了,我會幫忙接。我接過中廣總經理的電話,聲音非常好聽的中年男子,而且有教養。我也接過歐陽菲菲的來電。

 

R就是我的酒友兼蜜友,我們常常兩個人説走就走,一起吃吃喝喝,一晃就已經這麼多年了。

 

他曾經做到很高的職位,在兩岸三地坐飛機上班,那時很久才見一次面,見面時忙著喝酒還忙著講話,有次他突然從公事包裡摸出一條 Dior 口紅送給我。

 

工作已經忙成這樣,他還喜歡偷空一個人去旅行,有次去了里斯本,最愛去的是京都。有時會收到他從當地寄來的明信片,那種感覺真的很好,當然心裡也明白,「他又溜出去了!」

 

延吉街巷子裡有家壽司店,我們常去,可以一直喝清酒,店家整晚不停的來為我們斟酒。有次結帳時,我們覺得挺不好意思,「真的喝了不少啊!」店家笑著點點頭,「我們不會是喝的最多的客人吧?」「兩個人的話,你們是喝最多的了!」我們聞言也忍不住笑出聲,趕快離去。

 

還有一家在新生南路巷子裡的小料亭,我們也曾經很喜歡去。

 

料理師個子不很高,臉有點圓,鬍子雖然刮的很乾淨,但看的出來有落腮鬍。他戴著扁圓的白色廚師帽,上衣也是白色斜襟廚師服。話不多,但滿臉誠意,看著客人時總是帶著微笑。

 

有一次我們快九點才到,一進門就嚷著「好餓好餓!」料理師招呼我們坐下,很快出菜,吃了一會了,就開始慢下來喝酒講話。此時小料亭吃飯的客人差不多都走了,只剩下左側一位中年男子和空姊的雙人組,還在喝酒。都是之前見過的,我們擧杯互敬了一下,並没有交談。我們覺得空姊應該是中年男子的女朋友。

 

我和R講了一會話之後,抬頭沒看見料理師,心裡納悶,他去了哪呢?就站起來朝吧台張望了一下,看見他蹲坐在小板凳上,這傢伙乘著空檔,不必出菜,竟然在看漫畫,超可愛的!我坐下來就告訴R, 他也站起來看,一定是我們兩人笑得太大聲了,料理師馬上站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問我們是不是有什麼需要呢?這時中年男子和空姊也發現了,大家笑成一團。

 

我們繼續喝酒說話,看見料理師不急不徐,要兩位助手去下鐵門,然後料理師就拿出一大瓶清酒,一邊拆封一邊說,「那我們大家一起來喝吧!」大家開始狂笑,當然也狂喝了起來。那天晚上的歡樂氣氛是很令人難忘的。

 

之後有好一陣子我們都沒有再去小料亭,因為工作很忙,也可能有些不好意思,怎麼能一伙喝成這樣呢?就閃到別的地方去了。

 

終於R和我都有一點想念漫畫料理師了,那天晚上也是八點多才到,站在門口看到吧台後的料理師並不是認識的他,我們互相看了一眼,「那就算了,下次再來吧!」

 

又隔了一陣子,我們決定再去找漫畫料理師,吧台後站著一位瘦長的男人,眼神帶著高傲,「我就是老闆兼料理長,我並不清楚你們要找的是誰。」

 

這樣怎麼坐的下來吃飯呢?完全沒有味口了。

 

從此我們再也沒有走進過那家小料亭。

 

漫畫料理師一定告訴過我們他的名字。但後來我們怎麼都想不起來了。誰想得到呢?以為小料亭會永遠在那裡,漫畫料理師當然也會在啊!

 

然而,漫畫料理師的確真的就這樣消失了!

 

中年男子和空姊雙人組也不再存在。

 

有時我和R喝多了,還是會想起漫畫料理師,「就算在馬路上迎面相逢,怕是誰也認不出誰了吧!」

Photo I 阿花小熊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18歲以下請勿飲酒】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