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與咖啡

November 4, 2016

紅酒與咖啡是好朋友。

 

我從來都喜歡喝咖啡,但也不是每間咖啡館我都願意進去的。

 

我喜歡的咖啡館,就是純粹的咖啡館,沒有華麗的裝飾、高貴的傢具,更不需要算命、塔羅牌的陪襯。

 

現在的我都喝黑咖啡了,不加糖不加奶,偶爾一杯熱卡布。

 

但喝完咖啡之後,我喜歡來杯紅酒。

 

我一點都不孤僻,其實像我這樣,喝完咖啡,想再來一杯紅酒的人,好像也不在少數喔!

 

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咖啡館呢?店內備有幾支精選的紅酒,有的甚至還有酒窖,咖啡館的紅酒都還不錯喝,大概就是 house wine 的等級,有的更好,但也不會太貴。

 

有個書店的六樓,開了一家 cafe bistro , 取名「閲覽室」,挺有意思,去過一次之後,就被吸引了,那一陣子總往那個方向走。我一定先喝咖啡,再來一杯紅酒。樓下買的書和雜誌就帶上去看,常常都是一個人,根本不需要別人陪,而且可以待很久。

 

為什麼喜歡那裡?因為人少,冷冷的,非常安靜,適合獨處,可以思考一些事情。

 

但後來一切都改變了。書店老闆把cafe bistro變成了restaurant ,從此人聲鼎沸,雖然名字還是叫「閱覽室」,但已經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這是此間大書店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後來我就不再去了,買書買雜誌也換了地方。

 

本來是一家愛書、愛閱讀的小書店,當它擴大到六層樓的規模時,書好像已經不再是書了,更像裝飾品,它變成一家只是書比別人多一點的百貨公司了。它不再在乎我,我也不再愛它,分手就是必然的結果吧!

 

信義路的巷子裏原來有家 cafe bistro,桌椅都舊舊的,並不成套,高高矮矮,卻自有弦律。咖啡好喝,紅酒也好。幾年之後,還是退走了。現在是物業辦公室,變化之大令人驚嚇,每次經過連看一眼都覺得傷感。

 

永康街巷子裏, May's tea bar 存在了好些年,不用約,去了總是會遇到朋友,做媒體的,做音樂的,作家文人,都在那裡進進出出。每天晚飯後到午夜,是人群出沒的高峰。

 

有次我和朋友已經坐在那裡喝紅酒了,韓良露拎了一個便當進來,一屁股就坐上吧台高腳椅,小吧台只有四把椅子,有兩位男士已經先入坐,都和良露熟識。良露點了一杯紅酒配飯,「我餓死了!」但一刻也不延遲地和鄰座的朋友就熱切交談起來了。

 

有那家店可以這樣呢?讓你帶便當進來吃,還可以配紅酒,不但鄰座是朋友,整家店的客人大家都互相認識。

 

但這樣一家討人喜歡的店也還是沒能留住,鄰居們都說它太吵了,天天吵到半夜三更。當時大家還認真討論過,最吵的都是那幾個誰,請他們務必要檢討改進。最後,May還是決定走了吧。

 

May那天晚上的fell well party,良露、良憶姊妹我們坐一桌,説了一整晚的話。那也是我和良露的最後一杯紅酒。誰會知道那就是最後一杯呢?

 

後來我都不想再走進那條巷子,反正良露再也不會拎著便當走進來,點一杯紅酒配飯了。

 

有的咖啡館就這樣不見了,也有新的咖啡館不斷冒出來,但屬於我的咖啡館會出現在哪裡呢?

 

Photo I 阿花小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18歲以下請勿飲酒】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