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閱讀。發現。分享

倫敦機場是新開的Bar?


R 因為對工作倦勤,決定離職去倫敦遊學半年。我們沒有更好的理由留下他,只能眼睜睜看他臭著臉走掉。

那一陣子超忙,和他通了幾封 email,知道他有了住處及室內電話,他還把台灣手機關掉了。

不多久之後,要去歐洲出差,故意安排來回轉機都在倫敦希斯洛機場,我告訴 R,會在機場和他通電話,但沒有時間去倫敦和他見面。

每次出差前,都要沒日沒夜忙上好幾天才走的掉,等我辦好出境,驚覺怎麼竟忘了抄下 R 的電話。我真的想和他說說話,從聲音中可以知道他的狀況,過的好不好。

飛了十幾小時,到倫敦機場下來,覺得終於可以舒解,但想到竟不能和 R 通電話,又感到焦慮。

算算當下臺北時間,是晩上十點多,報社剛開始下班,我決定電話 C,她是我和 R 共同的朋友。

「C,是我。」

「啊!我正想打電話給你,我們要去吃宵夜,你要不要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