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機場是新開的Bar?


R 因為對工作倦勤,決定離職去倫敦遊學半年。我們沒有更好的理由留下他,只能眼睜睜看他臭著臉走掉。

那一陣子超忙,和他通了幾封 email,知道他有了住處及室內電話,他還把台灣手機關掉了。

不多久之後,要去歐洲出差,故意安排來回轉機都在倫敦希斯洛機場,我告訴 R,會在機場和他通電話,但沒有時間去倫敦和他見面。

每次出差前,都要沒日沒夜忙上好幾天才走的掉,等我辦好出境,驚覺怎麼竟忘了抄下 R 的電話。我真的想和他說說話,從聲音中可以知道他的狀況,過的好不好。

飛了十幾小時,到倫敦機場下來,覺得終於可以舒解,但想到竟不能和 R 通電話,又感到焦慮。

算算當下臺北時間,是晩上十點多,報社剛開始下班,我決定電話 C,她是我和 R 共同的朋友。

「C,是我。」

「啊!我正想打電話給你,我們要去吃宵夜,你要不要一起來?」

「C,我在倫敦機場。」

「倫敦機場?是個新開的bar嗎?」

我的火氣就有點上來了。

「C,我去歐洲出差,現在在倫敦機場轉機,我忘了帶 R 的住宅電話,你有沒有?如果有,可以給我嗎?我想給他打電話。」

「幹嘛打電話呀?現在大家都寫 email 了。」

我的音量因為火氣,也愈來愈高。

「C,我在倫敦機場,你到底有沒有 R 的電話?」

「倫敦機場?你真的不是在 Bar 嗎?」

「C!我要 R 的電話,你有還是沒有?」

「好好好,你不要生氣,我現在馬上回家。」

「回家?什麼意思?」

「我回家寫 email 給 R,跟他說你在找他。」

$&"@:!

「C,夠了!你只當我沒有來過電話!拜拜!」

我很用力的按鍵,結束這個他媽的莫名其妙的電話。

整個希斯洛機場,人來人往,你不能說它是安靜的,但有個亞洲女人,説著華語,音量愈來愈高,頂上冒著煙,有一支手臂不停在空中揮舞,還是離她遠一點吧!

希斯洛機場的酒吧到底在哪裡?我此時此刻真的需要好好喝兩杯。

其實 C 是個甜美的小女人,善良溫柔,但有的時候就是無厘頭。你和她説事情,她絕對不會故意聽不懂,偏偏就有這麼一兩次,她真的就是沒聽懂。

後來我也沒再打電話給 R,他遠走英倫,就是想一個人面對人生,又何必打擾他呢?他需要的並不是我的電話。所以,我忘了抄電話,又沒問到,也許就是冥冥中的安排吧!

半年多後,R 回來了,看起來神清氣爽,應該是過了一關了。

我們和 C 約好一起吃飯喝酒,我重提倫敦機場電話事件,三個人笑到眼淚都流下來。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塊沾滿淚水的塵沙,在滾滾紅塵中,有時會剝落一些,有時又沾黏上一些,新的也好舊的也好,一切不過都是塵沙吧!

乘著手上還有一杯酒,喝吧!

Photo I 阿花小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18歲以下請勿飲酒】

#好酒 #旅行

最新文章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20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