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接近天堂的尼泊爾聖山 Annapurna

November 29, 2016

 Annapurna Circuit(簡稱AC)是尼泊爾熱門的登山路線之一,通常是逆時鐘繞著聖山 Annapurna一圈,快的人也許十一、二天,慢的人兩週到三週不等。

 

本來我一直猶豫著要不要爬這個路線,由於本來在台灣就沒有什麼爬山經驗,加上雇用挑夫或嚮導一天十美金的費用,實在超出我的預算。

 

我在 Pokhara 打聽了好久,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登山用品店的男孩 Yogesh 告訴我,前兩天有個紐西蘭人也要去,不如我到出發點公車和他會合吧。

 

於是第二天我硬著頭皮,腳上穿著超不及格的 Nike 球鞋就出發,而在公車站的確遇到了光頭 Chris,同時還有兩名以色列人雇了挑夫,我們兩個也使出賴皮功跟著他們走。就這樣烏合之眾五人組浩浩蕩蕩出發。

 

AC 並不算難走的路線,沿途都有小村落,村民會提供住宿和餐點,因此我們不必把所有裝備背上身,算是輕省不少。至於兩個以色列人為何請了挑夫,是因為他們必須吃符合猶太教規的 Kosher 食物,因此必須自己準備糧食。

 

他們說 AC 沒有哪天風景是重複的,的確也是如此。

 

有時經過闊葉林、河谷、岩壁、雪地、沙漠等等,每個小村落也各有異趣。一路看到驢隊和山羊到處跑,路邊小孩坐在水桶裡洗澡,戴著傳統小帽的大叔慢慢在廚房裡作著水餃......我們這支小隊就這樣一路說說笑笑,路途雖辛苦倒也挺愉快。

 

到了攻頂前天,以色列人出現高山症,必須在同一地多住一晚以讓身體適應。我和 Chris 便緩慢踏著雪地出發。其實真正有雪的,就是攀越「土亞」口這天,之後景觀就立刻變成沙漠了,神奇吧!

 

偏偏我裝備很不足,加上已經連續好幾天沒睡好(晚上太冷,旅館的毛毯就算蓋了三條也不保暖,Chris 說不然我們抱在一起睡吧,我說不囉謝謝),爬起來很辛苦。一路幻想著我可能因為四肢凍壞而截肢,就跟那些爬上聖母峰失敗的登山者一樣。

 

最後,終於到了傳說中世界最高的土亞口(5416m),那邊豎立著歡迎的石碑,還有五顏六色的藏旗。趁 Chris 沒注意的時候,我的眼淚就瘋狂奔流下來了。是夾雜高興、難過、驕傲和種種無以名狀的感覺。在那刻山之頂巔,情緒好滿卻也好空。

 

之後我逐漸明白,一個人旅行,所累積的就是那種回到家後無人能體會的感覺。那不是優越,卻有點像個秘密,像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最後,梁朝偉向樹洞傾吐的秘密。

 

你飛越了好幾片大陸,走了那麼遠的路,只為了蒐集那一刻日後無人能懂的秘密。

 

值得嗎?當然值得,那趟登山之旅是我這輩子最接近天堂的時分。

 

天堂不是靠藥物酒精或縱欲享樂,天堂靠的是個人的修行。有形的修行也好,無形的又何嘗不可。

 

天堂是一時一地一人,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秘密。

 

Photo I 李郁淳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