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加斯加是個 Metropolitan ?

December 29, 2016

飛了三小時半,來到馬達加斯加。不知道我該找的是海安還是狐猴,反正靈性跟詼諧往往只有一線之間。

 

在飛機上跟隔壁老兄 Tahily 閒聊,兩人對於台幣兩萬五的機票只給了一小盒冷餐感到非常不爽,於是連喝了三瓶啤酒,到後來差點都要稱兄道弟了。

 

飛機抵達首都時安塔納納列佛(Antananarivo,簡稱Tana),他很認真地交給我兩個外地朋友的電話,叫我一定要去找他們,並給我一個大大擁抱。另一位坐左邊的老太太瑪麗說,她有空會帶我到Tana走走。

 

醉醺醺下了小飛機,iPhone 立刻遭遇來到非洲的第三摔,螢幕徹底掛掉了。或許這也是天意,要我別老拿出手機來玩。徹底斷絕,既然都來了這島,常常拿來跟台灣相比的島。

 

我選了個好日子,今天是國定紀念日,紀念馬達加斯加於1960年脫離法國獨立。雖然政治上是脫離了,但在這大家都講法語,不然就是當地語 Malagasy,充滿濃濃法國遺風的建築、飲食,到處可見。

 

今天街上很熱鬧,在旅館把行李一丟,趕緊趁天黑前到街上走走(旅館櫃檯旁邊的聲明:「夜間搭乘計程車來旅館時,請『務必』要求他們把你放在門口下」)。

 

在此之前,我對馬達加斯加毫無概念,我知道《傷心咖啡店之歌》是過分浪漫了,而《馬達加斯加》則是搞笑過頭了。瑪麗和 Tahily 異口同聲說,馬達加斯加是個 Metropolitan。

 

飯店在湖邊,我繞著湖走完一圈,終於知道他們所謂的 Metropolitan 是什麼意思,不是紐約、倫敦或巴黎那種,馬達加斯加有自己的超級大熔爐法。

 

馬國幾乎是我去過所有奇異國家的總和,這裡什麼臉孔都有,雙眼皮、單眼皮、高顴骨、塌鼻子、厚嘴唇、直頭髮、卷頭髮、黑皮膚、棕皮膚、黃皮膚、矮個子、長手長腳......。

 

它像印度的 Darjeeling、斯里蘭卡的 Kandy、北越的河內、尼泊爾的 Pokhara,也像泰國、菲律賓、印尼。整個亞洲和非洲所有特色,這裡都有。

 

很多人蹲在街上,眼睛直直盯著地上什麼都不作;年輕男女換上(品味令人堪憂)的潮衣,在街角成群喝酒;餐廳播放的電視選秀節目,1號帥哥唱著悠揚情歌,2號小鬼模仿麥可傑克森,3號不知是男是女的,穿白西裝唱著巴西嘉年華式快歌,有鳳飛飛的感覺;街上每走十步就有個男人在路邊尿尿,有時也有女生。

 

馬達加斯加無疑是窮國,但我不想下什麼智障結論,說:「雖然他們物質生活匱乏,樂天知命的馬達加斯加人依然過著快樂的日子」這種鬼話。

 

我才來第一天,要學的還有很多。

 

Photo I 李郁淳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