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傷的茉莉

January 20, 2017

那一個夏天是屬於茉莉花的。不上課的星期天,我還是一大早就起來了,梳洗完畢就出門,穿著我喜歡的白洋裝和白布鞋。

 

公車要坐很久,轉了兩趟,先在士林站下,從小巷子轉進去,晚上的夜市白天是菜市場,靠近廟門口,有個賣花的攤子,他有茉莉花,枝梗不會太長,紥好一束一束的賣。乾乾淨淨的攤位,地上也用水冲的非常清潔。

 

買好花再去等公車,就到新北投了。延著小山坡,他就住在半山腰一棟日式老宅。

 

他知道我要來,一開門,把茉莉花遞給他,我會先在院子裡和鬆獅狗龍龍玩一下。

 

等我進屋,茉莉花已經安置在一支單耳西洋式風格的小銀壺裡,也許很久以前是誰家的牛奶壺,花就放在我們身邊的地板上。

 

挨著天井,有條走廊,舊地板都磨白了,後院也有幾株小灌木,我們就坐在那裡,喝茶聊天,雖是夏天,但並不覺得那麼熱,可能是茉莉花的清香,讓暑氣消散了許多。

 

有時在地板上坐久了,他會說,「我有新買的畫冊,要不要看?」書架旁有張小沙發,可以坐的很舒服,綠色的大同電扇,吹著轉著,吱吱嘎嘎的響聲,規律低沈,但並不討人厭。

 

有時朋友會打電話來,要他過去吃飯,「她在這裡」,「那我們一起去」,也就高高興興的去了。

 

那一個夏天,幾乎每個禮拜天都是這樣過的,但也就是這樣了。

 

他對我很好,我們也很親近,但總好像有什麼説不清楚,看不明白的,是紗?還是霧?無法撥開,揮之不去,我們之間還是有一個距離,不能跨越。

 

朋友說他,「脾氣發起來也挺嚇人的」,「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喝酒喝到大醉」,但我都沒見過,他對我總是很溫柔,講話也輕聲輕氣,而且聲音真的好好聽。

 

一整個暑假的茉莉花,如果都丟在後院,大概也成堆了吧。

 

我決定出國,走出這一團迷霧。他很驚訝,但也不能阻止我了。

 

我們無法相處,也只能這樣了斷。

 

夏天很快過完,初冬時我就上了飛機。

 

新的生活非常忙碌,這也是我要的,我不想空下來,不想再聞到茉莉花的味道。

 

大約一年之後,有朋友從台北來,説起他,已經搬離那棟老宅,人還沒走,胖胖狗已經不見了。「龍龍不見了?怎麼會?」「可能門沒關好,狗就出去了,再也沒回來。」

 

這一切都讓人覺得好不惆悵!枯萎的茉莉花,離家出走的狗,再也回不來的青春!唯一不會消逝的只剩下那支銀製牛奶壺了,現在又流落在誰家呢?

 

Photo I 阿花小熊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