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馬達加斯加

February 12, 2017

真的很神奇,雖說在馬國曾經有點快被它的混亂搞崩潰,但是當島嶼終於離開視線,下方剩下一片湛藍大海,甚至當抵達約堡海關,身邊講英文的開始多了起來時,我突然一陣惆悵,有種「把親愛的朋友從此拋在腦後」的惘然,雖然,那些朋友自己會在島上過得好好,他們自成一個島嶼,一個生態系,一種人情。

 

我當然知道這叫犯賤。

 

不知道是不是失序的國家特別得我歡心(也反映出我的性格),或許說,走起來越辛苦的國家,越容易會有革命情感,那種「我辦到了」、「我交到朋友了」的快樂。

 

那片土紅色大地上渺小卑微的人民,提醒我再苦的生活還是可以有另外一種樣貌,雖然五十年來政府毫無長進,但對陌生人微笑、熱心指路、告訴我便宜旅館在哪、用全身的細胞激動跟你打招呼......這些人性裡至善的特質,可以在馬達加斯加保存得很好。

 

還有瘋狂的音樂,有帶著加勒比海式的歡樂音樂、有法國香頌、有福音歌曲、有 Bryan Adams 跟 Celine Dion 跟 Bob Marley(這三位是卡拉OK熱門金曲)、有非常 malagasy 的同種鼓拍同句歌詞一路到底的歌謠(十個小時巴士下來差點把我搞崩潰),馬國人想唱歌,隨時就會開口唱,不害臊、不扭捏。

 

他們錢沒有,但歌聲很多。

 

他們到底快不快樂,有沒有像芬蘭那樣幸福(據說芬蘭為全球幸福感排名最高的國家,我實在很疑惑,幸福與悲傷到底要怎樣量化),這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馬達加斯加對我很好,讓我這 vazar(陌生人、外國人)留下最溫暖的回憶。

 

想當初,我是衝著狐猴和麵包樹而來,殊不知走的時候,卻帶著好多張熟悉或陌生的笑臉在懷裡。

 

垃圾很多、水黃黃的、旅館有跳蚤、網路很慢、交通超爛......一點都不 tourist-friendly,但只要有很多好人,那就夠了。

 

雖說還有好多地方沒去到,像是南方有個 F 開頭的大城(他們城市名字我永遠記不起來),西南方的Tulear ,東南方的 Fort Dauphin,北方的 Diego 和聖瑪麗小島(據說有著猶如仙境的海灘)......但是旅行到這階段,好像逐漸學會沒什麼是「非要去」不可的,你也不可能把所有精華都看到。

 

會在心裡留很久的,有時候往往不見得是這些景點,而是某次交談、空氣的味道、恆久的顏色和清晰的整體印象。

 

我想這些我都有了。

 

Photo I 李郁淳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