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尚尼亞大爆炸

March 29, 2017

時尚跟藝術最愛講跨界合作,跨界是種美事,但在旅行之中,尤其在第三世界國家,跨界卻始終充滿詭譎風雲,讓人進退維艱。這是值得紀念的一天,因為我經歷了出來將近兩個半月後的首度大爆炸。當然,每個大旅行背後都有一次大爆炸。

 

那一天我離開美麗的 Nkhata Bay,坐了一整天公車,來到馬拉威邊境。心裡還來不及好好跟親愛的馬拉威說再見,一下公車便在風起雲湧的掮客催促下匆忙蓋了出境章,衝進了坦尚尼亞境內,我還記得當時戀戀不捨地回頭看了馬拉威最後一眼。

 

有個西裝男很好心,一路帶著我過去,但不時又有馬拉威人衝出來只著他大喊:「坦尚尼亞人都是敗類,他們專門到處行騙!」可怕的「敗類」兩字一直在我腦海裡迴盪,讓我一時之間不知該相信誰。坦尚尼亞海關並不刁難,交了五十美金輕鬆了事。之後,西裝男說要帶我去換錢,但這時又跑出一個條紋polo男,說願意給我4.5的匯率。

 

西裝男聽了,只搖頭跟我說:「He is going to destroy you.」我有點不信邪,想說他的匯率更好,是怎麼摧毀法。

 

Polo 男帶我到另一間亭子,我拿了十六張一千馬拉威大洋給他,照理說至少可以換個六、七萬坦尚尼亞Shiling 回來。但他只給我擠張五百塊,跟我說,這是新制鈔票。

 

我知道苗頭不對,說不跟他換了,要他把我的馬拉威錢還來,他不肯,兩人拉扯不久,他只吐了十張千元鈔給我。我跟他說,他還欠我六張。

 

這時他開始耍賴,說這就是全部,竟然還叫我把手上的十張給他,他才肯跟我換。我們兩就在邊境大街上邊走邊拉扯,這時我全身的細胞都要爆炸了。在印度或東南亞,詐騙招數層出不窮,但像這樣幾乎等於搶錢,倒是頭一招。他耍賴不打緊,旁邊還有個矮子一直加油添醋,對我大喊:「Madame is a crook! Madame is a liar!」(事後想來好笑,這句話翻成中文是:「這位女士您是騙子!您是白賊!」)我真想一拳把那矮子揍扁。

 

我跟 polo 男說,不然我們上警局,他說好啊好啊,雙腳卻是停下來不走,我想揪著他衣服,他卻擺出我的手髒了他的樣子。就這樣僵持約半小時,我已經陷入歇斯底里的地步,破著喉嚨、抖著全身、眼冒血絲,像隻著火的猩猩一樣大叫大跺腳,邊指著他邊對著整個鎮說:「這個人是混蛋、小偷!」當然其中夾雜了不下五十個 F 字,連珠炮一樣轟出來,反正我再也不會回這個鎮,而這傢伙還要在這邊混。他們說,如果出了事最好就是當眾大鬧,對他們就是最大懲罰。

 

就在上警局途中,polo 男趁我一個不注意,轉身跑進路邊大卡車後,一溜煙跑了,我背著大背包跑不遠,於是趁圍觀人群越來越多,開始半真心、半假意,放聲大哭。這輩子有什麼委屈、受過什麼經紀人的氣、嚐過什麼挫折,反正通通算在他頭上。我對圍觀大叔們哭訴說那混蛋拿了我的錢,說我這樣一個女孩子家才剛過來坦國竟遇上這種事,大叔們聽著都快要眼眶含淚了。

 

哭鬧完,我跑回一開始進去的亭子裡,跟他老闆大鬧一番,最後他老闆沒辦法,還了六千大洋給我,我這才擦乾眼淚,往黑暗街道走去,找旅館。一個大叔騎著腳踏車過來,問我還好嘛,我說很糟,他說你別擔心,讓我來幫你,我很抱歉你被騙了。於是大叔幫我換好錢,找好小黃,給我所有資訊,帶我跳上計程車到Keira,從 Keira 我隔天早上可以坐五點的公車到首都 Dar es Salem。

 

小黃開到一半,上來一個產婦和她媽媽,好像快生了,產婦路上一直呻吟喊疼,偏偏鄉下地方路又爛,顛簸的不得了,我真擔心生平第一次目睹生產實況轉播就要在坦尚尼亞達成了。(想像孩子出來以後,我站在懸崖上抱著小孩高高往天空舉起接受萬獸朝拜,背景音樂響起 The Circle of Life~~)。

 

到達 Keira,小黃司機說,我帶你去日本人開的巴士公司。結果到了一看,不是日本人,是來自中國吉林的一對周大叔大嬸,大嬸看到我好高興,帶著我到處張羅,說他們家的大姑娘跟我同樣歲數。大叔聽了我的際遇說:「他們這些黑鬼,他媽的翻臉不認人的!哪還管你有沒人性兒!」他們打了四年的合同,從吉林來坦尚尼亞的鳥不拉屎小鎮管理車行,我看著他們操著濃濃大陸口音的史瓦希歷語和周邊的黑人溝通,真是這趟的奇觀之一。

 

大嬸帶我去他們租屋的旅館,幫我找了一個台幣一百塊的房間,還把浴室讓給我洗澡(真想撲進大嬸懷裡哭啊,真感人!)。出來以後,我們兩個坐在床上看了半個小時的甄嬛(這時她已經扶正為熹貴妃),為我的這一天畫下溫馨終點。

 

之後,我遇到一位在英國出生的坦尚尼亞太太,回祖國度假的她告訴我,四年前,她帶著辛苦存很久的五千英鎊來坦國,在 money exchange 換了錢,對方說幫她把錢裝在袋子裡,她不疑有他。跳上小黃離開後,半路要買東西,袋子打開一看,只有上頭幾張鈔票,其他全換成了垃圾。等她車子掉頭回去找,人和亭子全部不見了。

 

於是她訂了第二天的機票回英國。聽了她的遭遇以後,我覺得好多了。

 

Photo I 李郁淳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