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樣告訴我女兒

April 3, 2017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的《第二性》(Le Deuxieme Sexe)也僅有在書店中快速翻閱過。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向前邁進,「性別」對我來說從來就不是阻礙,付諸實踐的決心才是關鍵。

 

但對於自己有生育的主導權,擁有女性的軀體,我認為是一種祝福,並因此而有機會經歷這一場奇妙的旅程。小小的受精卵在溫暖的子宮內找到旅程的起始點,母體的劇烈變化伴隨著心靈上的探索,原本獨立的兩個個體,毋須語言,通過臍帶有了交流,孩子的心跳聲隨著血液流動,與身體每個細胞分子產生共鳴。能夠以自己的身體與意志迎接新生命的降臨,我認為這是上帝賜予最棒的禮物。

 

十五年前,我幸運地得到了這份禮物。四歲的女孩看的童書不是傳統迪士尼版的灰姑娘和白雪公主,而是《The Paper Bag Princess紙袋公主》,在故事中,公主奮勇打倒噴火龍救了王子,卻被王子嫌棄穿著不得體,公主不以為然地離開王子,尋找自己的幸福。還有另一本童書《Princess Smartypants頑皮公主不出嫁》,公主不想結婚,只想跟怪獸寵物們一起開心生活,所以總是想盡辦法趕走那些試圖改變她的王子,總穿著吊帶褲的公主,一點都不想成為穿著禮服、任人擺佈的洋娃娃。就如同《我這樣告訴我女兒》書中所有的母親一樣,我們試著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女兒,她毋須在意他人的觀點,也不要被狹隘的傳統思維制約,她可以獨立思考、並選擇任何她想要的生活方式。

 

如今,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學校開始留第8堂課晚自習,某一次發了輪值班表通知單給家長,要求每位留下晚自習的學生父母,輪流到校陪讀。女孩將通知單的備註大聲唸出:請家長勿穿製造咔嗒聲響的鞋子和塗抹濃烈香水。我問:「何謂濃烈香水?」每個人對香氣的接受度不盡相同。女孩接著說:「同學都說你跟其他媽媽穿得都不一樣,你到學校可以穿正常一點,不要穿奇怪的鞋子嗎?」我回答:「做自己就好,為何要因為別人的看法改變穿著呢?」女孩生氣的說我不是要你這麼做,只是.......。沒有繼續辯解的女孩知道,每個人都該是獨一無二(我總是跟她這麼說),但她也不喜歡變成同學討論的對象。

 

表皮之上的形象與舉止,或許只是一個包裝,但我們的穿著打扮洩漏了個人的意識,對於多數人來說,鮮明的主張往往過度刺眼,他們期待的是表面的和平,不該有任何人破壞這個平衡的淨土。「與眾不同」不該被壓制,這是人類不斷進步的前因,所有革命性的觀點都是來自於「想要不一樣,還有其他可能性嗎?」的想法,「跟別人不一樣」往往挑戰了世俗不成文的約束,我們被圈養在「理所當然」的框架中。因為大家都這麼做,所以這就是真理........但對我來說,上帝最棒的禮物之一,就是給予我們自由的思維、不同的天賦,每個人都該是獨一無二的。

 

你無法討好每個人,但至少可以自在做自己。

 

我依舊穿上女孩同學眼裡不尋常的穿著進教室。我想告訴女孩,即使世界不是這樣運轉的,忠於自己的想法確實不容易,但妥協不是唯一的選項,你該找到自己的天賦,試著做不一樣的事,做一個你真正想成為的人,而性別的制約從來就不是擋在前面的絆腳石。

 

即使我這樣教養女孩,我依舊覺得自己不是個女性主義者,或許是因為不想被貼上標籤而被蒙蔽了真正的目標。就如同本書中奧斯卡金像獎女演員瑪麗.斯丁伯根(Mary Steenburgen)在<母親的身教>這篇文章中提及:我希望有一天我們不再需要「女性主義者」這個標籤,來描述追求公義的女性,以及所有的女人。因為我認為所有的標籤本質上都具有分裂性。

 

是的,我們不需要被歸類為某一族群才能實踐夢想,這就是我要告訴我女兒的。

 

註:此文轉載自作者為《我這樣告訴我女兒》所撰寫之推薦序。

 

Photo I Jean Chang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