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衣索比亞的第一個朋友

April 27, 2017

她叫Alut,18歲,是我來到衣索比亞第一個交上的朋友。她在Atelefugne旅館當服務生,個子小小的,每天在廚房餐廳之間奔波至少一百回。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半,都可以看到她穿梭的身影。

 

她的英文不是很好,點餐時會問:「What do you want?」等你吃完飯以後,又問:「Do you like it? You have this in Taiwan?」

 

她是孤兒,被親戚帶大,才剛來工作一個月,卻勤快熟練得很。每天,她用有限的英文和我聊天,雖然多數時候,我其實聽不太懂她想說什麼。她是感情很充沛的女孩,會被搞笑的男同事逗到笑著流淚,然後跟我說:「我真的很愛他,他很好笑,笑死我了,可是我對他不是那種愛,他有老婆小孩!」

 

有一個週五,是衣索比亞素食日(每週三、五是素食日,這天不宰牛羊,大家都吃素。這家餐廳的素菜總匯很有名,因此生意好的不得了),這天是餐廳最忙的時候。Alut給一個客人上錯菜,他憤而拿報紙打她,事情鬧的很僵,餐廳老闆要替她出口氣,問她到底是誰打的。哭到梨花帶淚的Alut怎麼也不肯講,就怕惹客人不高興。

 

我不敢問Alut月薪多少(大概台幣一千吧我想),但要走的時候,身上也沒幾個錢,因此從背包裡挖了一瓶小香水、指甲油、面膜、防蚊液和保養品送給她。我教她怎麼用面膜,她很認真聽。每給她一個東西,她就會說:「Thank you. God bless you!」

 

沒多久,她拿了自己一張沙龍照,說要送給我。照片裡的Alut很漂亮,不像平常那個忙的團團轉的灰姑娘。她還拿了一包巧克力、幾顆巨大的彎豆莢(殊不知我最恨豆子,但不讓她傷心我還是吃了。)「You like it? You have this in Taiwan?」Alut照例問道。然後,彷彿她覺得一定要回報我什麼,一下子幫我加湯,一下子說要請我喝飲料(因為我身上的錢算得剛剛好,完全沒有多的可以再點餐或買東西),一下子問我要不要加一張injera。我笑著跟她說:「Alut, it's ok. I really dont need anything.」。

 

她問我,到台灣的機票要多少錢,我折了Birr的數目給她,心裡免不了想:「你怎麼可能飛來呢?這是你三年不吃不喝的薪水總和吧?」

 

計程車來接我去機場時,我和Alut來個擁抱,知道這輩子可能不會再見到她。她眼睛裡噙著淚水,跟我說:「I love you very very much!」

 

我知道她是真心的,但對於這種直接的情感表達一時間令我承受不起,甚至有點羨慕她,不管是哭還是笑,她都能毫無保留。雖她只是困在阿迪斯阿貝巴一間小餐廳裡的灰姑娘,卻是我非洲四個多月來最後一個溫馨而清晰的句點。

 

Photo I 李郁淳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