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閱讀。發現。分享

石劭菁,服裝設計的意義所在


畢業於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的石劭菁,曾於台灣服裝品牌工作,在職期間每天思考就是如何提高消費者購買率。 大量的促銷活動,助長了大眾只想穿幾次就把衣服丟掉的行為,同時也讓專業服裝設計變得不受重視,這讓石劭菁反思設計的意義所在。


追求快時尚的現象,也變相助長了低價勞工的市場;隨意丟棄的衣服未經妥善規劃循環再利用,也對生態環境造成危害。因此,石劭菁開始接觸永續相關議題,進一瞭解聯合國永續發展的17項目標後,決心創立友善社會的永續時尚服裝品牌[ Femi`niniti ],是她能結合社會責任和發揮設計所長的甜蜜點。



 

非常永續十問


1. 用一句話形容你的設計理念。

以模組化、多樣化穿法設計此次作品的結構,呈現出人們穿梭在城市的生活軌跡。


2. 什麼契機讓你開始關注永續,決定投身永續時尚?

我媽媽是資深臨床護理師,她不斷的教導並且希望自己能對這個社會有所貢獻,也以此教導我。而我對時尚設計很感興趣,也期許自己能在這個領域中為社會貢獻己力。


然而,在我一頭栽入時尚設計後,發現時尚產業對環境的破壞遠超過想像。因此,如何兼顧「對世界有貢獻」,以及「投入自己喜歡的領域」,成為我不斷想找到答案的困境。直到研究所時期,遇到了教導永續時尚的啟蒙老師,她開啟我認識永續時尚的大門,了解到永續時尚探討的不僅是減少資源浪費,也包含人權議題。


3. 設計製作作品的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時尚本身就是一門永續的難題,尤其是時下購買衣服的渠道發達,大量消費的行為,也伴隨大量丟棄的問題。因此,如何在製作過程中降低污染,並讓被丟棄的衣服好回收,是這次設計的切入點。


一開始,我想用完全無車縫的概念製作服裝,但這種製做手法,容易形成大量布料披掛在身上的厚重感,不符合現代人的穿衣習慣,更不符合自己想要的俐落風格。


在經過幾次修改後,我決定以模組化和多樣化角度切入:上身利用模組化的設計,讓上衣可以輕易的拆卸補修;同時以多樣化的穿法,讓同一件服裝透過綁繩和釦子的方式,搭配出更多樣的穿法。如此能更凸顯衣服的風格,也讓使用者增加穿搭方式,延續穿著同一件商品的的新鮮感。


4. 此次展覽服裝背後的故事、靈感。

[ Femi`niniti ] 女裝品牌的概念是希望在女性穿搭衣物時,與每位女性內在獨有的迷人特質相輝映,襯托個人氣質,成為生活藝術風景的一部分。因此,我希望透過實穿的輪廓版型,演繹出女性內心交織的過程。而這次的服裝靈感來自:「在城市扮演工作角色的妳,演繹著城市戲劇的編織者」。


我以穿梭在城市中的人們為發想,將他們在城市中忙碌的身影、心境的轉折,透過具象化的設計手法,呈現人生每個階段中的閃光、庸碌,及艱澀難解的時刻。


金色扣子代表在城市中獲得的成就亮點,而服裝側邊的層次堆疊,暗喻著忙碌的人們每天穿梭交錯的街道;各個隱藏和顯現的綁結,則隱喻生活中崎嶇難解的結。最終,這些在城市穿梭的過程,會安然地回到自己的小套房裡,成為城市風景的一隅。


5. 關於「永續」,作品的哪個部分跟永續關聯?最值得一提的技術門檻為何?

此次作品利用模板化及多樣化穿法的模式形成永續生產,促進消費模式的轉變。


最值得一提的是上衣的設計。我利用「模板化」的方式製作,將原本的單片上身片拆解成四個各自獨立的身片。每片獨立身片都可以依據顧客喜歡的布料加以製作,且不需另外車縫即可組裝。因此,如果日後其中一個身片有磨損或是破壞,也可以輕易地更換毀損的單片身片,讓衣服可以一直重生。此外,顧客也可以依照自己的造型需求,自由選擇單獨穿搭左身片或是右身片,也可達到自選左開襟或是右開襟的多重穿法。


6. 你在此作品中如何實踐永續性,對應的全球永續發展目標?

作為服裝設計師,我認為自己設計出來的作品,需要符合全球永續發展目標的第12項指標:確保永續消費&生產模式(Responsible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才是一個時尚品牌實踐永續的關鍵。


此次的作品以模組化以及多樣化穿法為設計主軸,同一件衣服有了多變的穿法,更適合穿於多重場合。舉例來說,同一件衣服,適合顧客在輕鬆的日常生活裡搭配,同時也可以在上班時呈現專業的正式感,展現不同風格;透過模組化的設計,在未來製作的時候,由客人自行選擇布料的搭配,形成半客制化的模式,能減少大量製造,庫存囤積的可能性,以確保永續消費和生產的模式。


7.未來若成立品牌的願景和想達成的目標?

我希望我的服裝銷售不只是報表上的獲利,我更希望我的服裝能賦予社會價值。[ Femi`niniti ] 將會集結所有女性的消費力量。


在販售高品質的設計服裝時,我們也會提供顧客免費回收的機制,讓顧客將不需要的服裝,寄回我們公司。而這些回收商品,我們會初步整理後,捐贈給女性弱勢團體,盡可能賦予每位女性都能擁有同等高品質衣服的權利。透過穿高品質衣服的形式,我們期望能提升她們的自信,也讓商品有再一次的生命,降低服裝對地球的污染。此外,知識就是力量,我們也計畫舉辦二手拍賣,將獲得的經費扣除成本,捐贈給女性教育機構,提供教育能量的同時,達到聯合國發佈的2030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中的兩項指標:SDGs4 Quality Education & SDGs5 Gender Equality。


品牌的長期發展理念則是朝向SDGs8: Decent Work and Economic Growth(體面工作&經濟增長), SDGs12: Responsible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確保永續消費&生產模式), SDGs17: Partnerships for the Goals(促進目標實現的夥伴關係)三個要點發展。


8. 未來想投入永續領域發展而創建品牌,認為要面臨最大的挑戰為何?

時至今日,永續已經從行有餘力的「公益形象」變成「企業生存戰」,不只要達到【環境保護】,還須包含【社會責任】以及【公司治理】。如果腳步沒有跟上,將會被踢出全球供應鏈成為孤兒。


不論哪種產業,台灣企業在未來都會面臨「三大永續強制法規」的規範,分別為:1.【2023年歐盟開徵碳邊境稅,台企如果要銷售產品至歐洲,必須提出碳排報告】、2.【2027年,金管會要求全體上市櫃企業,須完成溫室氣體盤查,並在2029年前,取得第三方認證】、3.【2030年,國際大企業須達成碳中和,如果供應鏈廠商無法提出相關報告或作法,將直接踢出供應鏈】。因此,現今越來越多跨國企業增設「永續長」一職,並設立永續團隊以統籌相關事務。


在ESG以及SDGs的指標下,我希望能趁早在永續供應鏈中占有一席之地。時尚產業排放的溫室氣體遠超過其他產業一直是重要且待解決的問題。因此,未來想要創建品牌並朝國際品牌的定位發展,首先要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降低碳排放?」及如何開發eco-friendly的新布料。另外,如何設計及運用也將會是一大挑戰。


9. 分享一個你欣賞的永續時尚品牌。

荷蘭籍設計師 Iris Van Herpen 創立的品牌是我非常欣賞的永續時尚品牌。這位荷蘭設計師擅於運用極具實驗性的布料、超出框架的思維與創作模式來製作服裝。她運用了許多新的元素製造布料,讓服裝設計從布料的開發就充滿了理性、科學等切入方向,使「服裝設計」變得非常好玩。


身為高級訂製成員之一的她曾說過:“Couture has held different meanings over the last few centuries and today, I think, it should be a laboratory to create techniques and materials to not only perfect fashion to its rarest form, but also help minimise our environmental footprint.” 她將高級訂製從「只要漂亮」的服裝結構,昇

華成對永續更有意義的「布料實驗室」,讓服裝不再只是美的發現,還有真正玩轉布料的可能性。


Iris Van Herpen對於開發新型布料以及工藝製作,都是永續時尚的一環,同時,在她的設計裡,始終可以看到服裝設計師對於磅礡自然和浩瀚宇宙的敬佩。身為一位服裝設計師,最令人興奮的,就是可以從布料開始,就開發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材質,不僅僅只是設計服裝的結構,可以說是真正的從0開始設計服裝。


10. 對「永續」的未來和前景看法?

沒有人是、也沒有人希望自己成為【永續】的局外人,即使對永續概念不了解,永續議題也會急速深入每個人的生活,並影響每個人的經濟。


2004年電影《明天過後》讓全球正視到氣候變遷帶來的巨大衝擊,在生活中也實際感受到氣溫上升、聖嬰現象、糧災、及旱災等。現今,工業革命4.0的時代,「永續議題」已成為這個世代的顯學,然而,永續不只是節能減碳這麼簡單,更包含了減緩全球氣候變遷、促進經濟成長、增進社會平權、縮短貧富差距等,永續早已跳脫單純的環保議題,而是上升為經濟議題。以美國前 3000 大市值的公司為例,ESG 評分愈高的公司,其遭受金融危機波及的程度愈低,原因在於企業長期投資社會資產,得到投資人的信任,帶動公司的績效維持在一定水準。


【永續】是一個必須面對的難題。然而,正因為它是個難題,當我們在致力解決難題的同時,也為我們創造了更多不同的機會,一個或許是專為Z世代打造的機會。身處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永續】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在這片尚未成為紅海的競爭戰場裡,要成為脫穎而出的Z世代年輕人,如何「看到機會,並抓住機會」即是關鍵。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