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ug


Krug是香奈兒女士最愛的香檳,沒有之一,她只喝Krug。

每天向晚時份,她累了,想休息了,身邊的助理馬上明白,Madame要離開工作室了,安排司機發車,並電話麗池飯店的海明威酒吧,「請準備香檳!Madame就要過來了!」

從Rue Cambon到凡登廣場的麗池,不過五分鐘距離。

酒店門口,已經有人在等待,夫人一下車,就被迎進酒吧,一杯冰鎮完美的Krug,正等著她!

夫人有專屬的位子,專屬的杯子,她慢慢啜飲,一小口一小口,也會點上一支煙,只抽兩口,煙在她手上就像個小寵物,這一切都融為一體了。夫人的杯𥚃,總還是會留下一小口,她絶不會喝乾。然後,抬眼示意,「走了!」最後,司機送夫人回到她在麗池對面的寓所。Madame今天晚上不會再出來了。

這樣的情境每天上演。就一杯,一杯完美冰鎮的Krug,才能結束一整天。

而我總覺得,其實我就坐在夫人的對面,端著我的Krug,偷偷𣈴著她,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香檳,有時也停下來抽一口煙,眼神落在飄渺的遠處,她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Krug是法國香檳區最知名的品牌之一,由德國移民釀造而成,迄今已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口感稍為濃烈一些,泡沫綿密扎實。

香奈兒喜歡Krug,是不是和她的男友之一,那位德國軍官有關呢?並没有明確的資料。

我喝過Krug之後,就愛上Krug了,完全理解為什麼有個性的香奈兒喜歡Krug。

K有次去巴黎出差,「猜猜看,我帶了什麼回來?Krug!」

Krug並不便宜,一瓶最起碼台幣五、六千元起跳。

那真是一個美妙的晚上,我們喝掉了Krug,就兩個人,我應該喝的多些。

只有愛過Krug的人,才能理解我們那晚的心情!相信那瓶Krug應該也很開心,是被兩位如此enjoy的酒友喝完了。

K有次居然非常嚴肅的問,「你喜歡Krug? 還是香檳王?」「當然是Krug」。

K的口氣好像三角戀情似的,大家今天非得説個清楚明白。

Krug有粉紅香檳,香檳王也有,接下來還是Krug,再接香檳王,第五名我會排黃牌貴婦,這就是我的香檳名單。

那些很甜的氣泡酒,真的是喝不下去的。

人生不可能天天有Krug,如果沒有香檳,那就白酒吧!Chardonnay 還是挺好的。

我在香港機場還有個秘密基地,是我等待轉機時最愛去的角落。那是一個生蠔香檳吧,吧台正面朝向人流通道,不坐吧台,後方有小桌沙發椅,還可以看戶外的風景,人通常不多,都是老外,我從來沒在此遇到過朋友。

點一杯香檳或白酒,也許吃幾顆生蠔或是起司,他們還有魚子醬、鮭魚等,也有沙拉。下次如果你在這裏見到一位戴墨鏡的女人,可能是我,但請千萬別叫我,我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坐一會,再回去面對我的江湖。

「請給我一杯Krug!謝謝!」

Photo I 阿花小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18歲以下請勿飲酒】

#好酒

最新文章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20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