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閱讀。發現。分享

Iberico & Tapas


那次完全是一趟説走就走的旅行。

三個女人同時都在巴黎出差,Y 說起西班牙畢爾包郊區一個酒莊,經美國前衛建築師 Frank Gary 改造,他也是畢爾包市古根漢美術館的建築師,於是又誕生了一個嶄新,發亮的小旅館,讓世人驚艶不已。

Y電話搞定酒莊旅店能給一個房間,兩夜。當然就馬上訂機票了。

巴黎到畢爾包不遠,但下飛機之後,包車一路山區顛簸到酒莊,足足三小時。

真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小旅館,不鏽鋼和鈦金屬的外殻,讓它煥發出優雅五彩的光芒,初次見面就知道,它和古根漢美術館,毫無疑問,都是同一個父親。

酒莊所在是個寧靜樸素的小鄉村,Frank Gary 蓋的旅館,好似放置在草葉上的一顆寶石,璀璨卻又安定。

我們四處走走,閒逛,吃東西,做SPA,完全享受旅館的房間和星級餐廳,當然還有紅酒。

最後一天早上,我們請旅館訂車,先回市區參觀古根漢美術館,再去機場。

司機是位中年男子,友善溫暖,等我們甘願從美術館出來,已經快下午二點,「現在去機場好像還太早了一點?」

我們三個互相對看了一眼,毫不猶豫同時回答「Iberico & Tapas」,司機和我們都大聲笑了起來!「沒問題,帶你們去一家我自己常去的店。」

車子停在一棟樓前,四五層高,樸實乾淨,沒有人懸掛招牌,走進去才發現,原來大樓中間是個方形的露天花園,延著花園是一圈廻廊,有幾家店舖,樓上則是住家。

Iberico & Tapas 店就在轉角,裡面已經有很多人,西班牙人不是十二點一定要吃中飯的民族,二點了,才是用餐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