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酒的滋味

December 8, 2016

 爸媽都是從上海來台灣的,所以小時候家裡餐飲,基本是江浙口味,慢慢才加入本地菜色。

 

據說,我們小時候在家裡都講上海話,長大了,上學之後開始講國語,又跟鄰居同學説台語,上海話就愈說愈少了,但還是聽得懂的。

 

母親勤儉持家,什麼都自己做,天氣冷了,她會做酒釀,一口大鍋,蓋上蓋子再加一床摺好的小被焐住。

 

有時候,在臨睡前,媽媽會悄悄地跟我們說,「要不要去偷看一下?酒釀不知道發出來了沒有?」每個孩子也都壓低了嗓門,點點頭,「好啊!」她拿下棉被,掀開鍋蓋,一陣甜甜的酒香撲鼻,米粒半化不化,米白色的液體還帶著泡泡,母親用小指頭沾一點嚐了一下,「甜了!」她笑著在我們每個孩子口裡都點一下,又甜又香,好好吃喔!

 

於是再過幾天,我們就會吃到熱呼呼的酒釀水波蛋,或是蛋花湯,可能是早點,或是睡前的點心。

 

母親有時也挺洋派,爸爸帶回家珍貴的葫蘆型玻璃瓶裝白蘭地,長大後才知道是名牌軒尼詩,大人平時捨不得喝,老媽後來給我們幾個孩子當補品。

 

睡前每個孩子都得喝一大玻璃杯的熱牛奶,沖牛奶是姊姊的事,五個杯子用一根長柄鉄湯匙,攪得鏗鏘作響,最後母親用一支小茶匙,在每杯牛奶中都點幾滴白蘭地。整個過程像晚禱儀式,每個孩子捧著香噴噴的熱牛奶,喝完嗽口刷牙就上床睡覺。

 

江浙人都說「老酒」,「吃老酒」,米釀成的就是「老白酒」。

 

母親做的酒釀,等不及變成老白酒,就被我們吃光了。

 

一直到我們都大了,大弟因為好奇與好玩,近幾年他開始學釀老白酒,酒麯還是從江蘇老家帶回來的。

 

老家的親友,每一戶都自己釀老白家,酒缸都挺大,他們每天都喝一點,有客人來時更要喝,很少有人家要去買酒來喝的。

 

大弟很想光復中興,有沒有可能也在家釀出老白酒,平常就家人喝喝,有客人來時一樣可以嚐嚐,「喝一杯吧!自釀的老白酒!」

 

大弟就用白米,不是糯米,有次還買了米店賤價脫手的碎米,據他的觀察,反而更易於發酵。

 

他一邊做酒一邊做記錄,看看不同的條件會不會有不同的呈現,四週釀成到六週的都喝了,倒也不是故意,他有事去大陸,回來才開缸探查,平時家𥚃沒有人會去動那酒缸。

 

酒果然是愈陳愈香,色澤和滋味,六周的都比四周的要佳。

 

每個周曰我們都會回去,陪老媽吃飯,他們還會陪老太打打牌。

 

一家人現在都已經有第四代了,我們吃飯喝酒,覺得那杯自釀的老白酒就是特別香醇,充滿各種說不清楚的滋味,還有淡淡的鄉愁。

 

Photo I 阿花小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酒後不開車,18歲以下請勿飲酒】

 

更多相關文章 ▶️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關注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Pinterest - Black Circle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Line_A-512
  • Twitter - Black Circle

picupi挑品新聞是由picupi 挑品》所經營的新聞發佈台。通過嚴選的新聞,傳遞我們的價值主張

                       © 2019 by picupi 挑品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Proudly created with picupi.com